为你留一颗糖

最近为了工作,我长期住在酒店里。节目录一天休一天,工作日从下午开始妆髮,晚上开录,收工是凌晨,除了路灯,整个城市都睡了。白天里永远堵车的大街,在太阳出来前空无一人,我换上拖鞋,却没有趁机在路中间大摇大摆;这条马路平常那幺忙碌,我们不要打扰它休息。

等整理好睡觉,差不多都三四点了,第二天基本只剩下处理事情的时间,新书马上要出版,还有会议和宣传要塞进这可怜的日程,然而我还要写作,专栏和公众号都要更新。

在同一个房间待个天荒地老是很闷的,我尽力营造家的气氛,除了旅行一定要带的精油蜡烛,我在酒店附近发现一间小花店,夹在一个咖啡厅与餐馆中间。有空的时候,我会带着电脑去喝一杯咖啡,一边码字一边假装悠闲,离开前在花店挑一些花带回去,当作犒赏自己的礼物。人啊,一定要时不时摸摸自己的头,才有走下去的动力。

看店的是一个小女生,她并不认识我,不过也很正常。去几次熟了,她看见我老是拿着电脑,就叫我「写字的姐姐」。我们也会闲聊,尤其在她包花的时候,她有一个男朋友,两个人年纪差不多,说好再努力存几年钱,两个人就结婚。

“那很好啊!两个人有共同目标,走得更稳更快,”我很为她高兴。

她笑笑,把扎好的花递给我,上面打着漂亮的蝴蝶结。

那天我有一个下午可以休息,在健身房泡了两小时,心满意足往咖啡厅出发,经过花店,见到她在柜檯埋着头,仔细一看,肩膀还一耸一耸。

“欸,怎幺啦?”我走进店里问她。

她抬起头,一见是我,眼泪更是急急地流,“姐姐,姐姐...”

接下来的一小时,她抽抽噎噎地告诉我,男友最近行为古怪,不但找不到人,还老是心事重重,昨天是她生日,他都忘得一乾二净,什幺都没安排。

“我问他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了,他就暴怒骂我胡思乱想,”她非常委屈,“我一急,问他是不是不想结婚了,他居然说他要想一想!”

哇一声,她又埋头大哭。

我这个人见不得女生哭,一流泪我就慌,有次一个朋友怀孕,超音波扫描是男生,一心想要女儿的她在诊所嚎啕,在一旁的我急得不断道歉,好像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。

“妳别哭啊!别哭!”说完这句话,我突然灵光一闪,跑进隔壁的咖啡厅。

“祝妳生日快乐~祝妳生日快乐~”我捧着咖啡厅买来的切片小蛋糕,一边唱一边递给她。

小女生愣住了,暂时止住眼泪。

“太好了!”我心想,终于不哭啦!

“哇!!!!!!”才停了几秒,她又哭成泪人。

我好像一个手忙脚乱的人,妄想用OK绷封住一座堤坝的裂缝。

“妳怎幺又哭啦?”我急问。

“一个陌生人都会买蛋糕祝我生日快乐,”她抽噎,“他却连这都不会做!”

我默默不语,可是情侣与陌生人怎幺会一样,对于爱人,我们要的并不是街角咖啡店卖的一片现成蛋糕。

女孩与我坐在一片缤纷芬芳的花海中,身边有点心有饮料,造成一种在花园喝下午茶的错觉,但我想她看不见任何颜色,也闻不到丝毫香气。

“姐姐,妳说妳是男人该有多好,”她一边擦眼泪,一边喝咖啡。

好?好在哪里啊!

“妳一定会是最好的男朋友,不会说话不算话,欺负女朋友,让她等了这幺多年,最后又不要她对不对?”

这...应该对吧?我又不是男人,我哪知啊?

可我明白的是,承诺与保证对每个人的意义是不一样的,有的人言出必行,有的人说话只为了目的。道理我们都懂,只是我们太想相信美好的未来会来,预定的奖品有天一定会兑现。

所以别总开玩笑,有人说说就当真,别随便承诺,有人时时都在等。

“这样我就可以嫁给妳了,妳说好不好?”

喂喂喂!别随便决定别人的下半生好吗?

见到我迟疑,她又要哭:“妳是不是不愿意娶啊?”

我连忙搂住她的肩:“愿意愿意!我娶还不行吗?”

呜呜呜,家里那位,我要对不起你了。

“我不要,”她又开始啜泣,“我的真爱是彭于晏。”

噢。

傍晚我要离开,临走前她再三确认自己没事,接下来几天我都很忙,没机会再去花店探望她。隔了一周再经过,只见柜檯后的人已经不一样了。

我心里隐隐不安,才在咖啡厅习惯的角落坐下,服务员就递上一封信。

是那个小姑娘写的:

写字的姐姐:

我没妳电话,没办法亲口和妳说再见,只好写信,让咖啡店老闆拿给妳。

那天妳走之后,我和他提分手,他赶来店里找我,告诉我他没有别人,最近没心情顾我,是因为他妈妈在老家生病了,是很花钱的病。他心里很烦,又不知道该怎幺说,怕我嫌弃他们家。

我骂他傻,在一起这幺久了,都说要结婚了,他妈妈就像我妈妈一样,怎幺会嫌弃她。

姐姐,妳还记不记得妳曾对我说,两个人有共同的目标,走得更稳更快。我借用妳的句子告诉他,然后他就哭了,比我那天哭得还惨。

我要和他回老家去,以后一起照顾他妈妈,大概也没办法办想像中的婚礼,不过我觉得没关係。

姐姐,谢谢,恭喜妳不用娶我啦!

程漫

我阖上信,想不出一个写作人的句子,在现实生活中还有什幺更完美的用途。

妳说他傻,我却觉得妳更傻,不过傻不要紧,两个傻瓜在一起,还是能画出幸福的模样。

只要他心里有妳,将妳珍若拱壁就可以。

我们不可能总在最对的时间相爱,有人牵手的时节刚好风和日丽,阳光明媚,有人眼见未来会是一个漫长的冬天,却也尽力想为妳留住每一分甜。

我会记得妳从花中抬起的笑脸,说起爱人时眼里的光辉,愿这些糖果的滋味能陪妳坚持,到春季降临的那一天。

那幺程漫,这颗喜糖,写字的姐姐收下了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